首页 | 机构设置 | 科研项目 | 重点学科 | 研究基地 | 博物馆 | 规章制度 | 下载 | 工作计划 | 办事指南 
淤泥彝族乡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2012-10-04 00:00     (阅读:)

抓煤炭支柱产业 带动乡村经济 “本世纪头20年,是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也是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是现阶段民族工作的主要任务。”这是不久前,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和国务院第四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会上,关于民族工作主要任务的一段论述。那么,贵州的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是否抓住了这些机遇,加快自身和本地区的发展呢?初夏时节,记者从贵阳三次转车,来到六盘水盘北边缘淤泥彝族乡采访,所见所闻,感慨万千。田间地头的农民们,对时旱时雨的气候虽全然无数,但都忙着薅包谷、打田插秧;煤矿里机声隆隆,公路上拉煤车一辆接着一辆急驰而过,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这就是该乡抓西部开发的机遇,开拓创新,锐意进取,工农业齐头并进,经济社会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的真实写照。淤泥彝族乡位于盘县北部,距县城红果88 公里,东邻本县的保基,南通羊场,西连鸡场坪、松河,北依普古等乡镇。全乡辖19个村1个居委会,151个村民小组,总人口28263人,居住着彝、白、汉、苗、布依等8个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8%,其中彝族占61%,是盘县境内彝族最集中的地区。淤泥彝族乡总面积175.2平方公里,耕地面积28295亩,人均耕地1亩。全乡境内群山起伏,峰峦叠嶂,地形复杂,平均海拔约1780米,最高点八大山2558米,最低点嘎哒河1360米。这里气候混凉,主产玉米、水稻、荞麦、豆类、薯类等农作物。淤泥彝放乡资源丰富,现已探明煤炭储量达1.4亿吨,是全县的重点产煤区,煤炭又是乡里的支柱产业,在全乡经济收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近几年来,随着西部开发的实施,乡党委政府结合实际,对年产9万吨以上的煤矿,年产值1亿多元,年创税利千万元以上,从而使该乡经济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去年全乡完成国内生产总值1.079亿元,增长53.5%。淤泥彝族乡境内风光迷人,是休闲度假和旅游的圣地。落泥“石里画廊”有“人间奇景”之说,神奇的沙河溶洞,被列为省级名胜风景区景点,洞内钟乳石千奇百怪,令人流连忘返;八大山上地势开阔,一目千里,是观日出的好地方;白雨洞洞深560米,一绳到底428米,比墨西哥巴霍天然井深14米,是世界目前最深的天然沉井。天赐自然美,理清思路瞄准目标,开拓创新后来居上。该乡历届领导带领全乡各族人民穷则思变,奋力拼搏,从而使全乡经济社会不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逐年提高。尤其是前年县里调整了乡领导班子后,工作更上一层楼,全乡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年方32岁的乡党委书记舒小本,团结带领乡党政一班人,围绕盘县紧紧可持续发展的“建设煤电大县、畜牧大县、生态大县”的三大战略目标,结合淤泥乡实际,制定了 “抓好一个亮点(小城镇建设),树两面旗帜(岩博村和双龙基层组织建设),建两条风景线(发展煤炭产业,保护和开发龙滩口溶洞等等奇观)”的“122”工作目标。打好两个攻坚战(扶贫攻坚和两基攻坚),守住两个阵地(安全生产和计划生育),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办好事、实事,完成了2004年全乡十件实事的发展规划。在采访中,当记者问起这些规划形成的指导思想时,舒小本说,党和人民把我放在党委书记的这个岗位是对我的信任,同时也是一种鞭策。我们党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始终保持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党委政府工作的标准是人民群众答应不答应,满意不满意。要抓好工作,首先要抓好人、用好人,这就是党中央提出“以人为本”的重要思想的具体实施。我们乡调整领导班子后,平均年龄四十岁左右,是一个精力充沛、干事业的班子,因而要求领导干部必须是学习的榜样、工作的榜样和清正廉洁的榜样,所有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事事为老百姓着想,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在贯彻落实党中央和省、市、县的有关路线方针政策时,都要召开村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大会,把结合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与我们制定的发展规划提交大家讨论同意,然后组织实施,把党委政府的主张变成群众的实际行动。正是这些发展目标的制定来自于群众,因而这些目标的实现为众望所归。他们提出的一个亮点小城镇建设,是基于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村劳动力流动量很大,原小城镇不堪负重,另一方面是为了缩小城乡差距,打破城乡分割分治,做到乡村城镇化,所以把乡的城镇建设作为工作的亮点,达到富民富乡的目的。谈到党的基层组织建设,舒小本书记更深有体会,他说:基层组建设,是党组织在农村中的细胞,党的路线方针能否落实到广大人民群众之中,村一级是关键。常言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颗针,作为乡镇一级的党委,不仅是上情下达,而且要具体落实。正是这种艰巨的任务,我们党政班子换届后,对村级的党政领导进行适当的调整。把那些有技术有知识的人培养成村干部,把村干部培养成致富能手,从而带动全乡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我们通过典型引路,以生态建设、科技示范和发展畜牧业较好的岩博村,农民实施坡改梯在全国树为典型的双龙村为旗帜,引导全乡另外17个村依托自身资源优势,带领农民调整产业结构,增产增收。该乡建设的煤炭业和旅游业两条风景线,发展势态良好。特别是煤炭生产,占全乡财政收入的大半河山,事关全乡发展大局,而煤炭产业的发展,重点是安全生产,他们宁可要安全条件下的产量,而决不去拼不安全的效益。发现问题及时处理,认真总结经验和教训。  一个地方的发展,除了党委正确的指导思想外,与政府的执政能力和团结合作是密切相关的。正如年近四十,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的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廖光卫所说,一个乡一个单位和一个家庭一样,如果党政一把手不和睦,就像一个家庭的父母闹别扭一样,弄得四分五裂。常言说家和万事兴,许多地方和部门的实践证明,团结不仅出效益,而且团结干部,出人才。人生几十年,能在一起工作是很难得的机会,应该很好珍惜,党中央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首先从我们党政领导班子做起。一个乡的发展,主要是一把手开明,有思路,肯干实事,淤泥彝族乡的事实正是这样。作为一乡之长,我的责任是围绕党委制定的发展目标,抓好落实,配合书记搞好各项工作。廖光卫说,淤泥彝族乡19个村,7 个是产煤村,还有12个无煤无矿,因而必须紧紧抓住农业这个基础不放松,一业为主,多头并进,才能富民富乡。淤泥彝族乡是盘县重点产煤乡镇之一。近年来乡党委、政府一方面利用丰富的矿产资源,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另一方面加快对煤矿的技术改造,加强煤炭安全生产的层层保包责任制,在目前市场煤价大幅度上涨的情况下,该乡积极完成上级下达电煤供应任务,他们宁可本乡经济受损失,也不让国家大局受影响。与此同时,为了解放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所需的烧煤问题,按县政府的要求,以每吨煤70元的低价,供应本乡和部分乡镇的民用煤10 多万吨。自前全乡有21个有证煤矿,2004年完成原煤产量 125万吨,精煤17.65万吨,焦煤15.94万吨,产值近1亿元,为国家创税利1500万元,洗煤厂大部分已投产。随着煤炭产业的发展,还解决了本乡3000多人剩余劳动力的就业困难,为农民脱贫致富拓宽了新的渠道。通过全乡各级干部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努力,工农业蒸蒸日上,扶贫开发、教育卫生、计划生育、城建土管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去年全乡实现财政税收2345.43万元,比上年增长248%,人均粮食363公斤,农民纯收入1760元,同比增长10%。忆往昔,淤泥人团结拼搏战胜贫困,到如今淤泥人与时俱进改革开放创大业,不久的将来,淤泥人民将实现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盘北彝族歌舞艺术之乡 “山歌出在淤泥河,人去背来马去驮,前头去了千匹马,后头还有万囤箩”。当您走进盘县淤泥彝族乡,沿河两岸和山前坡后一首首悠扬的彝家山歌,仿佛把您带进了彝族民间文化的殿堂。正是这首山歌,七十年代初彝族民间女歌手甘明媚经过层层选拔,进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震撼京城,载誉而归。进入八十年代和二十世纪,这里又涌现出了甘建琴等许多彝族歌手,在省城贵阳举办的“贵州彝族火把节”和“中国贵州彝族民间文化艺术节”歌会上捧走奖杯。在今年5月举办的首届“多彩贵州歌唱大赛”中,盘县组织淤泥片区六乡歌手预赛,仅淤泥乡就有100多名歌手踊跃报名参加。在数百名歌手云集的竞争中,淤泥乡彝族女歌手杜运凤、苏丽琴、兰爱菊全部揽括了该片区民族、通俗、民间三种唱法的第一名。难怪乎亲临淤泥乡采访的中央电视台记者钦佩地说:山歌出在淤泥河,眼见为实名不虚传。人民日报出版社还出版了“山歌出在淤泥河”专集。该乡丰富多彩独具特色的山歌根深叶茂,其原因是有牢固的群众基础,近年来先后成立了麻朗垤村文艺宣传队和淤泥乡民族文艺队,淤泥歌舞遍布了村村寨寨并走向全国各地,正因如此,早在前几年,贵州省文化厅授予淤泥乡“盘北彝族歌艺术之乡”的荣誉称号。  淤泥彝族乡是盘县北部雄奇的八大山下一个以彝族为主体的彝族乡镇,八大风景迷人,地势开阔,一目千里。明朝时期徐霞客曾有生动的描述:“高冠一州,四面皆石崖崭绝,惟一经盘旋而上,山巅、众览群山,几百里外,东望晴隆关岭,北望水城乌蒙,西望昆明曲靖,南望刘官宝霞”。淤泥彝族乡总人口 28000多人,其中彝族人口 17000多人,占总人口的 61%。自古以来,这里的彝族人民在漫长的生活中,创造出脍炙人口的山歌,以此舒发感、交流思想。凡人间诸事均能以山歌形式表达,而且都是用彝语演唱。在淤泥,只要会说话都会唱歌,只要会走路就会跳舞,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过去这里由于交通闭塞,文化落后,山歌成了人们劳作后唯一的娱乐享受,改革开放后交通不断完善,文化品位提高,农民逐步摆脱了贫困,但山歌作为一种特殊的娱乐享受,久胜不衷。这些山歌其中大部分是农民生活的真实写照及对大自然的描绘,如打田歌、栽秧歌、丰收歌等。在浩如烟海的山歌中,尤以情歌最为流行,几乎成了男女青年结交朋友、谈情说爱的合手好戏。但是按彝族人的规矩,山歌不能当着老人在家中唱,只能在山郊野外进行。情歌种类有“相思歌”、“情妹歌”、“瞧男歌”、“劝妹歌” 等20多种,语言生动形象。如相思歌中所唱:“男想妹来妹想男,好比金鸡想凤凰,好比龙王想太子,好比月亮想太阳”,“小妹想朗想得憨,蒸饭忘记倒米汤,走路忘记跨沟坎,洗澡不知脱衣裳”。一旦男女之间爱情关系确定,他们同样以山歌来表白心怀:“生不丢来死不丢,要等蚂蚁长骨头,要等白岩生菌子,冷饭发芽妹才丢……”。每年的六月二十四“彝族火把节”和一古历十月初一 “彝族年”及阳历的春节期间,这里成了歌的海洋,舞的世界。乡党委和政府因势利导,把这种民族民间的文化活动作为挖掘和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建立和谐社会的大事来抓。近年来,该乡先后组织“情满彝乡”山歌比赛,在经费困难的情况下,乡里创办了全省第一家乡级文艺刊物《淤泥河》。淤泥山歌作为彝族民间传统文化的载体,不仅反映人民群众的喜怒哀乐,而且打上了时代的烙印,体现了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如解放前农民们唱的“帮工歌”、“眼泪歌”“拉兵歌”等,揭示了旧社会的黑暗;而解放后唱的“翻身歌”、“自由歌”等赞扬了新社会的光明;这些年来唱的“改革歌”“计划生育歌”等,则是歌颂党的政策英明。尤其是党中央实施西部开发后,该乡抢抓机遇,依托当地丰富的煤炭资源发展经济,小伙们又唱起 “挖煤歌”,诉说挖煤人过去现在的两种境地和心情。歌词中唱道:“挖煤哥哥好寒心,挖一砣煤哼一声,黑灯瞎火爬出洞,半是怪物半是人”,“挖煤哥哥好欢乐,机器开采好掌握,不用人背马驮运,上班下班骑摩托……”。在淤泥采访,我问过一位老歌手,究竟这千匹马驮和万囤箩装的山歌有多少?作用有多大?她笑着以歌作答:“山歌出在淤泥河,满山遍野都是歌,能把活牛唱得死,能把死牛唱得活 ……”当然,山歌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是源於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形象比喻,折射出了彝族人民不畏难险,敢于拼搏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我相信,淤泥山歌在不断的发展和创新中,一定会唱出自己的品牌和名牌。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毕节学院彝学研究院 版权所有 邮箱:bjxy_yxyjy@163.com
校址: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学院路 电话:0857-8331312 邮编:551700